朝桐光的至今番号封面

朝桐光的至今番号封面

 寒性皆下行,如白芍、射干味能降利,皆以其味苦,与大黄之降下其义一也。曰∶肺肾之气,未两相须也。

山茱萸酸而质润,故专入肝滋养阴血。柴胡治胸前逆满,太阳之气陷于胸中,不得外达以致满。

山羊即《尔雅》所谓羊也。精遗者,尿窍闭也,吾通尿窍以闭精,则精可涩;水泻者,脾土崩也,吾培土气以疏水,则水泻可涩。

答曰∶此不难辨,譬有咸鱼一条,天气晴久,变而作雨,则咸鱼必先发湿,咸鱼中之盐即水也。 有如大黄直走下焦,用酒炒至黑色,则质轻味淡能上清头目,不速下也。

入心、脾、肝三脏。淋是水窍通而不通,藕节在水中,不通而通,且色能回紫变红,又入血分,以治淋症尤宜。

陈藏器云∶羚羊夜宿,以角挂木不着地,但取角弯中深锐紧小,犹有挂痕者是。 入心、脾、胃、肾、三焦之经。

Leave a Reply